综合新闻

哈尔滨的味道——秋林公司百年回望

黄仁宇先生在其回忆录《黄河青山》中提到,抗战胜利后,长春有一家俄国的官方贸易公司Tchurin。译者将其翻译为“朱林公司”。[1]这一译法并不妥当。与之对应的中文语汇应为“秋林”,该词是对俄文ЧУРИН的音译。
2003年11月,中央电视台《艺术人生》栏目播出对著名演员于洋先生及其夫人的专访。其间讲到,1952年,在长春的南湖,于先生赠送给夫人一条兔毛围巾作为定情信物。在当时的东北,这种兔毛围巾只有从“秋林公司”才能买到。现在长春仍然有一家名为“秋林”的公司,位于该市长江路42号。《长春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》显示,它的前身是“秋林洋行”。[2]
 
石方、刘爽、高凌著《哈尔滨俄侨史》提到了一位俄侨萨夫兰斯卡娅·维拉·费奥多洛芙娜(Савранская Вера Феодоровна),她1909年9月30日生于俄国圣彼得堡,1922年由海参崴逃亡到长春,在那里的一所中学读书至1928年,1934年到长春的秋林公司当店员,1941年调到哈尔滨秋林公司,秋林公司移交后曾一度没有工作,1954年重又回到秋林公司当店员,1955年申请移居巴西。[3]
 
历史上,秋林公司(秋林洋行)是一家俄国人开办的企业,其在华总部位于哈尔滨,长春的只是分公司。1922年1月,中国劳工组合书记部北京分部主任罗章龙到东北考察时,曾经去过哈尔滨秋林洋行。[4]1931年10月8日,朱自清从伦敦写给叶圣陶的信中也提到过哈尔滨的“秋林洋行”:
 
二十四日到哈尔滨。这至少是个有趣的地方,请听我说哈尔滨的印象。
这里分道里,道外,南岗,马家沟四部分……我所知的哈尔滨,是哈尔滨的道里,我们住的地方。
道里纯粹不是中国味儿。街上满眼是俄国人……据说道里俄国人也只十几万;中国人有三十几万,但俄国人大约喜欢出街,所以便觉满街都是了。你黄昏后在中国大街上走(或在南岗秋林洋行前面走),瞧那拥拥挤挤的热闹劲儿。